这项创新不是小事!中国制造迎来关键时刻

复杂经济学先驱,差点就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布莱恩·阿瑟曾经发表过一篇影响力巨大的文章——《收益递增与两个商业世界》。

文章中布莱恩·阿瑟分析道,随着经济稳步地从物质的原始力量转向心智的力量,从以资源为基础的大批量加工转向以知识为基础的设计和再生产,世界经济的客观规律,商业世界的运行逻辑正发生巨变。

资源加工型的传统经济世界所遵从的收益递减法则,不再具备普适性,互联网崛起之后,信息加工型的新经济,收益递增正成为常态。

换言之,原有世界一分为二,新世界里,互联网世界和传统世界,一个会以收益递增席卷世界,另一个则将继续效应递减,慢慢前行。

布莱恩·阿瑟写两个世界的时候是在1996年,网络浪潮刚刚兴起,传统经济和新兴经济正处于交锋前夜,尚且泾渭分明。

25年过去,世界正如布莱恩·阿瑟预测的那样变化,互联网巨头们的世界收益不断递增,几乎每年都在高增长,而传统制造产业,伴随着越来越规模为王现象的是,收益递减成为基本范式,更成了核心竞争力的重要表现。

在两个世界同时存在的时空环境里,有规模的成了大赢家,而不能适应规模化原则的竞争力越来越差。

2020年,中国经济笑傲世界,但在结构上,分化日益严重,两个世界的少数派赢家越活越好,而剩下那90%以上的中间企业,日子并不滋润,没有行业龙头规模效应下的成本优势,没有资金大规模投放流量、有效获客,现金流储备薄弱,库存大量积压是普遍现象。

更让人不安的是,两头大的世界,曾经很美好,可如今效率正变得越来越低。规模效应天然是个性的对手方,标准化的产品,越来越无法满足Z时代(95后互联网一代…)年轻人个性化、碎片化的需求增长。

三浦展在《第4消费时代》中写道,日本社会曾经经历了四次消费迭代,从集体主义消费到以家庭为单位的同质化消费,再到品牌消费,个性化消费,最终进化到无品牌的品质社会。

在消费层面,中国和日本的消费演进史非常像。

中金公司总结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消费趋势,与三浦展的著作描述异常接近:

热衷质价比,追求性价比,同时兼顾个性化消费,成为都市白领追求的新消费生活方式。相对“简单粗暴”的奢侈消费,品质白牌、个性升级、小众消费,这些才是消费升级里阴影面积最大的部分。

然而,被我们寄予厚望的社会零售消费,一直不及预期。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主要经济数据里,社会消费零售总额是少有的未转正数据,且拖后腿的主要是那些低集中度、个性化品类,比如服装、电器、家具等等。

为什么会这样?

消费升级大潮下,生产不以需求为主要驱动,大量真需求没有得到满足,生产效能出现“冗余浪费”。

迫在眉睫!这个问题得赶紧解决!

2020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首次提出了“注重需求侧改革”,会议要求“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打通堵点,补齐短板,最高层已经给出了供需关系的终极解决方案。

为什么是打通堵点?

中国是世界工厂,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工业体系,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应有尽有,供给侧,中国并不缺生产能力。

需求侧,中国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2020年中国更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40万亿人民币的庞大消费需求,毋庸置疑。

有强大的生产能力,需求又非常旺盛,问题只可能出在中间环节上,打通堵点的意图就在这里。

和市场中的常规理解不同,我们认为现在的中间环节,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多到和供求两端的实际必要偏差越来越多,甚至难以负荷。

以服装行业为例,据券商的研报,行业库存几乎每年都在增长,2020年因为疫情关系,库存增长的幅度更是非常惊人,一个季度就已经接近过往全年的水平。

库存压的是现金流,压的是生命线。

2020年11月9日河南商报,也曾发表一篇文章《双11的“库存之痛”:有服装企业积压两千万库存,一年过去还有七八百万》。文中提到,货物堆积,是双11的常见景象,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不出去就烧掉!

爆品不爆,备货失策,服装企业被推向高库存深渊。不以需求驱动生产,商家赌爆款的策略简直在搏命。

其实不止双11,平常日子里,盲目生产,同样会造成库存积压。据河南商报文章报道,行业内,库存率控制在20%,算是好的,线下几乎很少有企业能达到这个数字。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即便是上市公司,各细分行业里绝对的龙头,也逃不过库存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美特斯邦威、七匹狼们,都是栽在高库存重压之下。

但商家滴血的同时,琳琅满目的商品却不一定让消费者买单。中国缺的不是商品,而是质量高、价格优的好商品。

《2018中国零售商超全渠道融合发展年度报告》显示,产品质量和性价比是4亿中等收入人群最关注的商品素质,有82.2%的人买东西最看品质。

在供给侧,要需求驱动生产、去库存;在需求侧,品质消费成为主流。这就是中国制造所面临的现状与任务。

做减法 短路经济的时候到了!

从数量阶段,进入质量阶段,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制造业转型升级重任在肩。

可有些时候,我们想问题,太过简单、直接,制造业的问题,并不是制造业单独就能解决。

消费者愿意为质价比买单,可多数时候,制造商家别无选择。消费链条太长,渠道负担过重,为了分摊成本,只能把费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最终结果是,有质量,不便宜。

如果性价比上去了,质价比可能就不如人意了,因为给消费者的实惠,得从用料上省,从工艺上抠。无法专心在品质上,为了营销,为了保住微薄的利润,制造业有时候不得已而为之。

消费者难买“好货”,商家难以卖“好货”,反映的是制造商难以直接匹配消费市场的需求。往大了说,也是制造业强国与内循环大消费的战略匹配问题。

西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解决方式,而中医的医理则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固本培元,直击根本。解决中国难题,得用中国办法,做出中国创新。在这方面,国内互联网巨头们一直做着不懈尝试。

2020年9月,阿里巴巴“犀牛智造工厂”正式亮相,剑指C2M概念;10月,拼多多宣布继续深化C2M布局;11月,京东“C2M智能工厂”计划正式发布。C2M的热度,一时无两。

C2M到底是什么,让互联网巨头如此热衷?实际上,2013年,必要科技创始人毕胜就提出了C2M这种创新模式,C2M 英文全称为 Customer-to-Manufacture,又被称为“短路经济”,就是直接打通消费者和制造商,彻底去掉中间环节的创新模式。

必要的C2M模式

C2M和传统模式区别很大:

它不是制造商从猜消费者“想要啥”出发,而反过来,是以消费者的实际需求为起点。可以看到,这种模式,基本不存在所谓库存问题,因为生产者,是有的放矢的备货,而非盲人摸象,赌所谓爆款。

简单理解,传统模式是“以产定销”,C2M模式是“以销定产”。

在“以销定产”的各类C2M模式里,传统电商平台巨头是依托大数据优势,为合作商家提供未来产品的销售趋势,提高品牌商对市场预判的准确度。而必要的C2M在这方面做得更彻底、更纯粹,直接采用先下单后生产,无任何中间品牌商,以消费者真实需求直接推动决定工厂的生产安排,是真正的C2M模式。

制造商以销定产的结果是,节省了营销费用的价格,以往给经销商、给渠道的费用,大部分将变成自己的利润;而消费者则用更低的成本,获得自己心仪的产品。中间环节全部去掉,供求关系锚定,最终还会体现在品质上,因为产品的比拼将从价格战、渠道战、营销战,变成了品质战与质量战,最终消费者也能获得到更高质价比的商品。

另外,定制化的产品、个性化的体现,会让用户和制造商之间的粘性大大提高。消费者对商品的意见,更快传导到生产者,造成良性互动,从而加速制造业的升级速度。

C2M的世界确实美好,可真想成就这种美好,需要C2M里面的“2(TO)”,足够智慧,足够强大。

目前“2(TO)”分两种,一种是传统电商平台基于原始业务优势开展,另一种是专门做C2M的新基建底层操作系统供应商。

传统的如上所说,阿里、京东、拼多多这些互联网巨头或电商新贵,大多以现有的资源(制造商、品牌商)和流量,作为C2M起家的资本,这是他们的优势,但也是他们的劣势。

优势很容易理解,大平台积累的海量用户+商户资源等规模优势,流量渠道上的先发优势等等。

但劣势,正是我们开头说过,长期享受收益递增的红利,让互联网巨头们难以下决心做彻底的“产业革命”。且零售采集、散单集约,需要做出相应的适配工程、供需两端的柔性改造,尤其在生产端,软件硬件的升级迭代是必须的。互联网巨头们,现有商家众多,改造成本其实会非常高。

从商户角度来说,已经有成熟的盈利模式,正面激励和转型成本之间的性价比需要深思熟虑,做C2M的内生动力可能并不太够。

基于上述困难,互联网巨头们从提出C2M到现在,进展其实一直不如预期。来自赛迪顾问的点评就提到,目前的“犀牛智造”仍不是真正意义上的C2M,而是通过天猫、淘宝等平台数据预测用户需求再生产,可以概括为C2B2M。

真正专注于C2M的平台,没有包袱,没有负担,不会出现既得利益抑制业务开展的情况,但也面临着挑战。

挑战主要在两个层面,其中一个是技术层面,另一个是认知层面。

在技术层面,搭建平台之后,如何给工厂、给制造商赋能,让他们从传统规模化、低频次的生产节奏中,切换到高频次、可大可小批量的生产轨迹上,以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

在认知层面其实更难。比如2013年,在必要提出C2M模式以后,不少企业误以为帮助制造商进行柔性化生产线改造就是C2M,结果做下去才发现,不同行业之间的改造差异巨大,根本无法跨行业打通兼容。最终这些企业的角色变成了专门为制造商服务的入驻开发外包商,远未满足C2M以销定产,用户直连制造的初衷。

“个性定制、一件起订、大牌品质、工厂价格”。C2M打开方式,必要科技所思所为得更彻底。

以“先销售,再生产”的反向生产模式为核心逻辑,“大牌品质、工厂价格”为初衷目标,必要科技提出了一套“中国制造高品质供&需运营”的C2M操作系统,这套系统宣称的是贯通产线和用户,正逆向数据驱动生产和商品高效迭代,在目前全球的产业经济里,这样反向驱动生产的运营系统是走在创新前沿的。

据中金公司的研报,必要打造了一整套面向产品端、用户端以及生产端的 C2M 底层操作系统,通过数据化编译消费者需求直连生产,改造制造商能力矩阵。

必要C2M底层操作系统中,包含制造商准入系统、现场查验系统、商品准入系统等10大系统,提供了从准入、生产、流通到售后服务全周期覆盖的操作标准与数据服务。

简单理解,这套系统像一个“黑盒”,通过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两条“数据线”,连通生产和消费两个端口。

在消费端,接收消费者需求指令,通过对销售数据、用户评价的实时抓取、分析与反馈,实现对商品流行趋势、定价范围的数据化指导,同时动态指导产品迭代升级,并对产品质量提出严格要求。

在生产端,制造企业只要符合必要科技操作系统制定的标准,就可以自主选择向C2M模式升级模式,将公司柔性制造的改造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实现更加灵活的智能化改造。传统制造企业也可以完成生产线、供应链、内部管理制度和思维模式的变革和升级,使得传统商品的生产制造能够像软件一样实现快速迭代升级。

必要的盈利模式则是从商家在平台销售产品的利润中获得分成,这种利益绑定关系,决定了必要需要不断精进C2M操作系统,让必要C2M操作系统之下的产品精益求精。

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个操作系统可以说是用对抗人性的方式,来确保从海量高端制造商中优中选优,并提供不同场景下符合要求的商品和服务。

目前已知的,基于这套操作系统,必要已经推出面对C端应用的“必要商城”和面对B端SaaS服务的“必要梦工厂”。

以消费者的需求为起点,反向生产,做出满足消费需求的高质价比商品,这种高质量的购物体验,顺畅、高效。

中金公司的研报显示,2018年类C2M的交易规模为175亿,预计2022年能达到420亿,年均增长速度为24.4%。

长期来看,综合必要商城等数据假设, C2M电商面向的远期市场空间为2511亿元,而辐射范围大于C2M电商的应用C2M科技的整体产业空间,其天花板可能是个更具有想象诱惑力的未知数。

一般机构处于保守,往往用线性估算的方式对未来进行展望,但经历过互联网发展我们知道,一旦C2M模式形成,这会是指数级爆发增长。

布莱恩·阿瑟眼中的两个世界是割裂的,难以兼容的,但C2M的出现,让我们看到其实两个世界可以互通有无,发挥彼此的优势。传统经济,能够在递增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发挥递减世界里的成本和制造优势;互联网经济,也能因为制造商的升级改造,给用户带来持续的高质价比价值,和用户建立更深维度的紧密关系,让递增世界更有效率。

对中国来说,疫情、中美贸易摩擦,让我们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内循环时代,消费为主体,制造业是重中之重,因为唯有制造业的产出足够有价值、足够有效率、足够有品质、足够适配消费者。消费升级,消费为主体的内循环,才能够真正实现。

而制造业的升级,不能再重复过往的低效路径,得换一个方向,从需求出发,反向操作。

C2M直通供求两端,以需求升级促进生产升级,值得期待。

— END —


在女侠的投资圈内,无论市场如何,我们陪伴着大家,每天早中晚市场分析和预判,不定时投资机会。上涨时给实实在在的投资机会给方向,下跌时,我们及时应对,有风险的风险提示,风险可控的给信心,坚定持有!

参与方式:点击下方专栏卡片,即可自动加入女侠的投资圈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