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全球制造业的未来

【制造】全球制造业的未来

2020年3月4日,Brahima Coulibaly和Karim Foda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官网刊文,分析了全球制造业的未来,提出了几个鲜明的观点:1.“比较优势”将发生转移,中等收入国家尤其是许多亚洲新兴经济体,将有能力在日益以技术为主导的制造业中发展比较优势;2.全球制造业将从业务外包向业务回流发展,即发达国家将会逐渐收回已外包的制造业务;3.制造业的服务化程度将明显提升;4.制造工作的机械化和技能劳动力需求和水平将提升;5.发展中国家仍存在很多发展机会。文章具体内容如下:

当今迅速发展的制造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先进机器人技术和“物联网”(它们通常被称为“工业4.0”技术),有望重塑全球制造业格局,这对制造业在经济结构转型、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中的传统作用产生了重要影响。

正如他们在刚刚出版的《时代变化中的增长》一书中所探讨的那样,技术正在改变驱动竞争力的比较优势。随着常规的低技能任务越来越自动化,发展中国家在低技能、低劳动力成本生产中的比较优势正处于危险之中。新技术对技能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人们提高生产资本的强度,提高创新生态系统的重要性,并需要强大的数字基础设施和制造商竞争力的完备性。当前已拥有或正在积极投资未来技能、资本和基础设施的国家,将在未来几年内主导全球制造业。

1.比较优势的转移

在这些不断变化的成功前提条件中,当今的北美、欧洲和东亚的全球制造中心处于领先地位,非洲和其他地区的低收入国家处于落后地位,最明显的是互联网访问和数字化水平。中等收入国家尤其是许多亚洲新兴经济体,将有能力在日益以技术为主导的制造业中发展比较优势,正如它们在关键竞争力因素上的相对较高得分以及不断增长的国内供应链和消费市场所表明的那样。美国,欧洲和东亚已经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它们在机器人技术和其他工业4.0技术上进行了最大的投资,从而提高了将制造活动进一步集中在这些枢纽地区的前景。2017年,约75%的机器人销售集中在中国,韩国,德国,日本和美国。中国和美国在人工智能及其在制造业中的部署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并且与西欧一起占了物联网技术投资的大部分。

2.从业务外包到业务回流

技术在提高当今制造业中心的生产率并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工资上涨的同时,还降低了资本成本并减缓了将生产转移到低薪国家的需求。实际上,全球制造业生产向某些发达经济体转移的趋势正在出现。除了不断变化的劳动力和资本成本动态之外,其他因素(如与消费者的接近程度,熟练劳动力的供应以及生态系统的协同作用)也起了推动业务回流的作用。可以肯定的是,业务回流的步伐仍然很慢,但是技术进步的本质,对高技能工人的需求不断增加以及日益复杂的消费者口味为业务回流的步伐加快提供了潜力。此外,随着制造任务自动化的提升加之自身劳动力成本的上涨,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中心中国向其他经济体削减低技能任务的预期可能不会发生。全球价值链(GVC)的增长已经随着国家内部劳动力分布份额的提升而停滞。同时,随着新技术对成功参与竞争所需要的标准、技能和基础设施的提升,全球价值链的参与门槛正在提高。

3.制造业服务化

自1970年代以来,制造业产出在世界总产出中所占的份额一直呈下降趋势。这种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在发达经济体中,制造业增加值增长的前景更强,服务业贡献的增加可能会使制造业在GDP中所占的份额不断上升。在发展中经济体中,制造业的最高份额在GDP中的份额可能会继续下降,因为技术侵蚀了其在低人工成本生产中的比较优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显示,1995年至2011年间,服务投入在制造业总增加值中所占的比重在各个国家之间平均增加了约6个百分点。在价值链的前端,产品设计,软件开发和研发等服务在总增值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在价值链的另一端,后期制作的“嵌入式服务”(例如智能手机或客户和产品服务等制成品的应用程序和附加服务)正在为制成品带来更大的增值。总而言之,生产前和生产后活动的增加值增加可以降低中值链生产阶段的相对,而发展中国家通常在其中找到全球价值链的切入点。

4.制造工作的机械化和技能劳动力

自1970年代以来,许多国家制造业中的总就业份额也呈下降趋势。这种趋势将继续下去,包括那些准备从事制造业增值活动的国家。工业4.0技术的日益普及将提高制造业的生产率,但可能会对其劳动力份额造成下行压力。

技术进步的技能偏向和增加的生产资本强度将继续减少对技能水平较低的工人的需求,使就业市场两极化,并加剧收入不平等。

如果以历史为指导,未来将出现对劳动力和不可预见的职业的新需求。随着技术变革和自动化重塑对劳动力的需求,特别是在制造业和自动化程度较高的其他行业,对新任务以及不同和更高水平的技能的需求可能会增长。

5.发展中国家仍有很多机会

并非所有的全球趋势都表明发展中国家发展制造业的能力下降,但是上升空间将更加有限,并且需要对技能和基础设施进行大量投资。

首先,未来的工业化机会仍然存在。发展中国家中产阶级的崛起可能会导致制造商更靠近快速增长的消费市场。最新估计表明,到2030年,全球中产阶级人口将超过20亿,其中大多数将在发展中国家。

其次,最近的研究确定了制造业以外的一组行业,这些行业具有制造业的可交易性和较高的生产率特征,并且具有产生增长和就业的广阔空间。这些“没有烟囱的行业”包括园艺、农产品加工业、旅游业以及一些基于ICT的服务等。这些行业已经在非洲驱动着结构性变化的模式,这与以制造业为主导的东亚转型不同。例如,在1998年至2015年期间,该地区的服务出口增长速度是其商品出口的六倍多。肯尼亚、卢旺达、塞内加尔和南非的ICT服务行业蓬勃发展。旅游业是卢旺达最大的单一出口活动,约占出口总额的30%。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和塞内加尔都积极参与全球园艺价值链,埃塞俄比亚现已成为该领域的全球参与者。

因此,这些行业有可能根据发展制定出结构转型和增长的战略。像传统制造业一样,这些无烟囱行业受益于技术变革,规模经济和集聚。但是,有利的选择不在传统制造业和没有烟囱的行业之间进行。发展中国家应基于有机会的传统制造业以及没有“烟囱”的行业采取多面性经济发展方式。

对于所有经济体而言,只要拥有合适的技能、基础设施和政策框架,就可以轻松应对变化。但需要的是对未来工作技能的投资,支持数字化和贸易物流的基础设施,适合数字时代的监管框架以及支持私人投资的商业环境。

注:本文中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布鲁金斯学会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其其执行董事会或管理层的观点。

原文作者:

Brahima Coulibaly,布鲁金斯基金会非洲发展倡议的主管

Karim Foda,布鲁金斯学会世界经济与发展项目副研究员

来源:航空简报 作者:远航

荐:

【中国风动漫】除了《哪吒》,这些良心国产动画也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制造】全球制造业的未来

声明

内容来源:办公厅、工信微报、网络,免责声明: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订阅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编辑:Zer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