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规上企业共生产口罩1.84亿个,东莞制造怎么做到的?

“目前公司有一个口罩生产车间、两个防护服生产车间,生产已经是火力全开了。”东莞欣意医疗保健制品厂(以下简称“欣意医疗”)是疫情发生前东莞唯一拥有医用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生产资质的企业。该公司协理庄惟棠表示,年三十开始员工陆续返岗,目前已累计完成国家调拨国标医用防护服1.7万件。

正因为欣意医疗的积极作为,3月13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向其发来感谢信,肯定企业为抗击疫情做出的突出贡献。

欣意医疗只是众多东莞防疫用品制造企业的一个缩影。根据东莞市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市规上企业共生产口罩1.84亿个,同比增长459%,其中3月当月生产1.35亿个,同比增长834%。数据的背后,意味着东莞制造经受住了疫情的“考验”,从原材料到防疫物资机器,再到口罩和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生产,东莞已经形成完善的防疫生产链。

口罩机产能约占全国的60%

疫情来势汹汹,防疫物资需求呈爆发式增长,口罩及防护服一下子成为紧缺物资。然而口罩及防护服生产链条中最缺的是什么?答案是熔喷布。为破解熔喷布生产瓶颈,位于沙田镇的巨正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正源”)紧急召集队伍研发熔喷布专用料。

很快,巨正源传来捷报,熔喷布专用料研发试产成功,“公司目前每天可生产聚丙烯1700吨,能满足广东全省口罩及防护服生产对聚丙烯的需求。”该公司董事长曾一平告诉记者。

或许大家会对1700吨聚丙烯的生产情况感到模糊。记者将其量化,1吨聚丙烯理论上可以生产25万只口罩,若生产防护服数量可达5000套。

有了原材料做支撑,凭借着过硬的工业基础,我市防疫物资生产保持快速增长。能在短时间内,在防疫物资生产上取得较快突破,一方面是因为东莞制造韧性十足,另一方面是因为东莞制造互帮互助。

为帮助口罩生产企业降低采购成本、缩短对接时间,2月8日,东莞市口罩装备产业联盟正式成立。东莞快裕达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裕达”)作为联盟理事单位,负责繁重的口罩机生产任务的同时,仍承发扬互帮互助、同舟共济的精神,帮助其他企业进行转产。

一季度规上企业共生产口罩1.84亿个,东莞制造怎么做到的?

客户在展荣电子现场查看口罩机生产情况

“在快裕达的帮助下,公司于2月13日完成口罩机图纸优化设计,并于14日正式转产口罩机。”东莞市展荣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自动化设备研发制造企业,该公司总经理李文峰告诉记者,在快裕达帮助下,公司仅用半个月生产出第一台口罩机,实现转产。

当前,东莞制造业正不断驰援全国乃至全球抗疫。仅口罩机生产,目前产能已经占到全国的60%,俨然成为全国口罩机供应的中流砥柱。

生物医药发展走向“高精尖”

疫情推动了东莞制造转型升级,同时生物医药等领域也蓄势待发,展现出冲劲与活力。根据东莞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医药制造业行业中,生物药品制品制造业、化学药品制造业分别增长341.4%、43.1%。数据的增长,是众多生物医药莞企齐心努力的结果。

一季度规上企业共生产口罩1.84亿个,东莞制造怎么做到的?

菲鹏生物实验室实况

“因为疫情发生,公司主要集中力量加大传染病研究。就1—2月情况来看,公司因此业绩上涨将近200%。”位于松山湖的菲鹏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菲鹏生物”)是国内最大体外诊断试剂原料供应商,该公司副总裁刘莉莉表示,截至目前,公司累计供应新冠检测核酸原料超过1000万人份,市场占比60%。

有了原材料的保障,检测机构得以“大显身手”。广东臻源基因科技公司(以下简称“臻源基因”)在疫情期间,研发数字PCR技术平台,“检测灵敏度比传统的荧光定量PCR检测方法提高10倍以上,可以更灵敏、更精准地‘捕捉’到新冠病毒。”该公司总经理杨敏说。

一季度规上企业共生产口罩1.84亿个,东莞制造怎么做到的?

通过这次疫情的“锤炼”,东莞市生物医药领域正不断发展壮大,涌现了一大批创新型企业,东阳光药业、众生药业、瀚森药业等300多家生物技术企业“崭露头角”。

“疫情让我们对集团产业结构进行再思考。或许这也是个新起点,未来公司可能会加大生物科技领域投资力度,通过科技创新,向高精尖、向更深层次转型升级。”瀚森集团副总裁章武华说。

全媒体记者 张帅/文、图

全媒体编辑 钟彦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