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下面这张图,画了中国大概过去40年产业链的变化,和最近这些新的政策往后看十年,大概会起到哪些作用。

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如果我们十年一段来看中国的话,凑巧,从1980年前后到1990年这段时间释放了非常多的农民,或者叫将从事农业的劳动力释放到工业或者制造业当中来。

过去经历的政策我们就不一一考量了,比如说通过包产到户解决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问题。因为在1978年的时候,中国超过80%的劳动力还是农村劳动力。

在这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有两亿多人,按照现在的统计来看,这个数字可能还要更大一些,这些劳动力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中期所经过的“乡镇企业特定阶段”。

乡镇企业这个特定名词,简单来讲,就是田间地头的制造业。我们把农村劳动力解放出来,就地改造成了产业工人。这是第一件事,第一个十年做的事。

产业工人起到的作用很大,原因是在1995年的时候,乡镇企业大概占整个中国GDP的比例是25%。从那之后,大家就比较少能听到乡镇企业这个词了,因为它们开始变成了规模化的民营企业。

换句话说,就是从“作坊”起步,进行了企业化,甚至是之后的股份化。

讲中国过去的这四个十年的目的,是想说,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想复制中国这条路是很难的。

这四个十年里,有各种特定的政策、特定的产业形态和特定的刺激因素,造成了劳动力迁移、技术提升以及产业大规模升级,这些都是很难复制的。

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再来看第二个十年。1990年的中国比今天的中国困难要多得多,大概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一年。首先,1990年是中国GDP增速最低的一年,只有3.9%。

那个时候中国也很弱小,弱小到我们那时候国家的GDP大概只有两万亿左右,相当于我们2019年苏州这一个城市的GDP。

经历了这么大的困难,既买不到东西,又很难卖的情况下,中国产业链在这十年里被迫发展成非常长的产业链,因为买不到,所以只能自己造。

造了十年之后,1999年到2001年,发生了非常重大的事情。第一件事是我们对内的政策因素造成的。简单来讲,1999年初的时候,为了抵御亚洲金融危机对我国产业的冲击,所以国家做了一个政策上的放开。

换句话说,所有的制造业都可以自行外贸。原来大家需要各种各样的外贸额度和通过专门的外贸进出口公司,从1999年初开始,中国所有的制造型企业,大家都可以自主外贸。

第二件事就是众所周知的2001年中国加入了WTO,事实上,这两件事情也造成了之后阿里巴巴的诞生和蓬勃发展。

这两件事对再往后十年的影响是什么呢?

我们很多制造业企业需要借助自主外贸和加入WTO这两件事,变成能赚外汇的企业。这是大家都希望的,尤其是在2000年左右的中国。

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如果你想赚外汇,前提是必须要做出别人愿意买的产品。

换句话说,我们经历了一场劳动力的转移和基本技能教育。产业链不仅变长,而且这些产业链结构在政策的刺激下不断变好。换句话说,做出来的东西能卖得出去,尤其还能赚到外汇。

这三十年包括之后的几年,中国形成了什么格局呢?就是中国在整条产业链上,除了能源自给这件事之外,在几乎每一个链条上都变成了全球最大。

举个例子,原材料方面,比如说钢,中国大概是在1996年左右变成全世界最大粗钢产量国家,产量大概是一亿吨出头。

那时候也有很多世界评论说,中国的钢铁产量估计也就能再增长一些,快到头了。但是,2019年我们的粗钢产量接近10亿吨,排第二名的是印度,大概1.11亿吨;再往下是日本,大概1亿吨;再往下是美国。

印度当然是过去四五年年均增速最快的,但是中国仍然是第一名,接近10亿吨,再往下才是1亿多吨的第二名。

如果举工业品作为例子也一样,中国非常少见的是,联合国定义的所有工业品门类的制造业我们都有,200个以上的工业品品类我们都是世界第一。

也包括化工,化工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呢?我们取2017年数据的话,大概中国的化工总产量在2017年占全世界的40%,所以你也知道它非常大。

消费品就更不用再多解释了。再往下两个环节,高附加值产品和工业品,以及高附加值的贸易。经过这30年,在特定周期的特定原因和外部内部政策的刺激下,我们每一个环都是最大的,而且是世界第一。

这就是我们的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以及到今天长成了什么样。

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中国产业链的流转效率

2009年开始,不管是高铁也好,还是我们为了对抗金融危机的四万亿也好,在当时都饱受争议,这两件事导致了什么结果?从物流这个环节来看,中国大概在过去十年造了差不多3.5万公里的高铁。

按照正常高铁的造价一公里1.3亿左右计算的话,我们大概有4.5万亿的高铁资产。

再来看高速公路,我们的高速公路里程超过了14万公里,行驶里程也是世界第一。

不能忽视的还有我们的城际轨道,城铁和地铁。像地铁,我们这十年也有5千多公里的新增。地铁造价更贵,平均7亿左右一公里,差不多是3.5万亿左右的资产。

上面那一串讲完之后,它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把这两件事连起来你就会发现,

第一,是我们有了全球或者说在各个国家当中相对比较大、比较完整、链条又很长的产业链。

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从2009年开始,我们在这个很粗壮的轴上,围了一层交流网络,或者叫物流网络。

刚才我们讲了很多个第一,那从成本效率上来看,中国肯定还可以提升。航空我们还是第二名,剩下的港口、铁路等等我们都是第一。

按照吨公里的成本来计算的话,中国物流大概已经低于美国的二分之一,美国是我们的2.3倍以上。

这两件事先后发生,使我们拥有了超长的制造链条。

为了使这个制造链条相互连接和发挥的效率更好,我们在上面织了一层网,使这些产品和中间品在这个链条的流转过程当中,可以更高效、相对成本更低,甚至还可以更快速。这是我们第四个十年当中做的事情。

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怎样理解疫情期间的政策刺激?

我们理解了图上的这个轴和这个网,就理解了我们怎样走到今天这一步。再往下看,在疫情期间,出现了非常多不同的经济、货币等政策刺激。这应该怎么理解呢?

你看,我们已经有一个轴,已经有一张最高效的网让这些轴之间能够连起来,之后再往下的一件事是什么?我们在外面做了数据化或者新基建。

在这些新基建里面,几乎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为了使我们能更好地调度这张网和这个链条当中的各个环节,可以进行全局协调,并且做到效率最高。

同时,新基建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我们可以知道“整体的供需关系”大概是什么样的,也就是我们知道在整个链条里面,谁生产什么、生产多少、应该去哪里。了解了这些,这个调度过程可以变得更高效。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要理解这张图的原因,把它放在中国40年或者50年的维度里,我们就能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们要做新基建这件事情。

当然,这张图里还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现象。

比如说,因为我们有图上高铁、高速的那个轴,导致的结果是我们形成了长三角一体化,以及珠三角,或者叫做大湾区。因为我们可以把足够多的产业在上下游的分布上连成一个小片,同时又让它们整体效率仍然很高,成本仍然很低。

或者再举个例子,大家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经常开玩笑,说江苏是“散装”的。江苏之所以能“散装”,大概也是得益于这些链条很长,它们之间的连接效率又高,成本又低,才能变成“散装”的这件事。

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特高压有什么用?

这里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中国的能源是需要大量进口的。

在新基建过程当中,有一个看起来跟几乎所有人都无关的新基建的方向,叫做特高压。

我们拿它来举一个例子,讲讲这件事可能会有的意义,你也就能更好地理解,为什么说新基建有利于全局调度和效率提升。

比如说,我们中国现在进口金额排名第一的大家都知道,是芯片,大概高的时候像2019年、2018年超过3千亿美元。第二名就是石油了,我们每年大概需要花超过2千亿美元来进口,约等于1.6万亿人民币。

2千亿美元的石油进口是什么概念?我们已经在2017年超过了美国和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进口国。进口的这些石油用到哪了呢?很多用来做化工产品、石化加工中间品等等。

但是我举另外一个例子,你就能理解中国有别的压力。什么压力呢?我们最近这几年能看到非常多的政府推广,包括刺激和落地新能源车产业。

中国的汽车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

现在中国的千人汽车保有量不到200辆,大概173辆左右。

这个数字是什么水平呢?世界平均水平。我们瞄向的目标,比我们发达程度高的国家分别是怎样的?日本千人汽车保有量大概是590辆,美国更高一些,因为地广人稀又是汽车文化,所以他们大概是830多辆。

我们不说我们要发展到美国的程度,我们只是说,中国的汽车还有发展空间,我们现在的存量是两亿多辆。

如果在这个存量当中,我们从千人不到200辆发展到日本的水平,不管用几年,三年、五年、七年,发展到日本的千人保有量400辆以上,翻一倍会产生什么影响?

列举一下数字,每年的汽油消耗总量大概是1.25亿吨,每年进口的原油大概5亿多吨,就是刚才讲的2千亿美元。石油炼成汽油的转化率大概是25%,就是4比1。

用个简单的逻辑来说,今天进口的所有石油如果都变成汽油,刚好只够我们变成日本汽车保有量水平的这些增量,也就是大概2亿辆汽车来用。这么一举例,你就知道中国的能源结构有它的挑战,以及为什么我们要发展新能源车。

制造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的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

再拿特高压举举例子。特高压的好处是既能够高效地输送更大的电量,又能节约地盘,因为传输距离长,损耗还很低。

石油方面我们现有的流程是什么样的呢?简单来说,我们从国外进口非常多的石油,把石油运到港口,理想状况下,就近建了一个很大的炼油厂炼成汽油,然后再运送到各地的加油站。

如果换了特高压会成什么样呢?

不管是水电、风电还是太阳能等等,我们想办法让它就地上网,之后我们用损耗效率最低的特高压直接把它放到各个充电站。

并且,假定我们有图上最外面那层灰色那层网,新基建相关的那层网,而且我们还知道各个区域在不同时间到底会用多少电,那么,跟刚才我们把石油运到港口炼成汽油,再运到加油站,你也知道这两种的效率差别会有多大。

结论

中国在1980年前后到2010年这三十年之间,走过了几个阶段,先是积累劳动力和初步训练劳动技能,然后到一条长产业链的形成,最后,在外部内部环境和政策刺激之下,形成了一条相对高质量的产业链。

这30年我们积累了又长又相对粗的轴,接下来我们还有十年,除了这个轴继续发展之外,我们还织了一张物流网络。从密度和效率来说,都已经是全世界最高的了。

现在我们会再接着织得更密,在产业链不断变好的同时,在外面做了一个所谓调度网络,就是今天的新基建。新基建不仅可以提高效率、节约成本、全局调控,还能够协调供需,同时保证整体性的物流和流转效率可以进一步提高。

这三件事连起来,理论上,如果实现的话,在效率上确确实实就会变得极高,而且很难被超越。

因为很少有国家凑巧既有那个轴,轴是最大的,还又长,并且在轴上织了这层网,在这层网上还能建设一个调度系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