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社会-对话中国制造

高金波 高金波2020 今天

——摘录自《智能社会》

工程师:你好,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你好,我们感觉可追溯的开放式智能化质量管理体系是不是有点理论化?

工程师:你需要站在市场被嫁接到互联网之上去思考问题,消费者以预付款采购的基本要求是制造商商品全程可追溯。消费者可以委托百度、华为联合创造一套开放式的系统,所有制造商要供货必须选择这套系统,选择这套系统的供货商工厂是透明的,工厂内的监控系统与开放追溯系统联网,监控系统会自动扫描产品的批次、编号,工人上岗会通过智能手机(或智能手表)在这套系统上“打卡”,下班同样完成“打卡”,两个时间点锁死,就能够明确该批次产品谁是负责人。

当产品完成最后的总装和组装,交付给货运公司和快递公司,快递公司不需要填写单据,因为数据是直接通过计算机系统和智能手机系统连接的,最后送货环节签收同样由智能手机完成。当产品质量问题出现,消费者直接通过智能手机反馈给系统,要求追查责任人,偶然事故系统会提出警告;批量事故,系统的“惩罚”机制会自然开启,通过“惩罚”企业和员工来补偿消费者损失。

如果你依然不理解这种系统,你可以打开自己的微信,你把微信上的每个人想象成企业、员工、快递公司、快递员和消费者。只要这些人都是主动选择使用智能软件,这种开放系统实际会很简单的实现。企业、员工、快递公司、快递员选择这套系统的原因是为了获得订单,消费者选择这套系统的原因是消灭假冒伪劣,保障自己的权益。这套系统的会不断自强化。

当每个岗位上的工作者认真、负责程度每年提升30%,对整个中国制造来说就会发生飞跃,因为商品的生命周期取决于最短板。机床精度决定于材料和制造机床的机器,制造机床的机器又取决于机床精度,而材料的质量又取决于机器和机床,整个制造业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循环,任何一个单独部门都不能改变整个环境,唯有整体努力才能出现跃升。

智能社会-对话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这种方式好像不再需要管理了?

工程师:这同样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由不适应到适应。工业4.0的核心是智能化,智能化的核心是群体开放式管理,或者说消费者管理。全程可追溯的体系内,企业的重点不是营销和管理,而是研发和创新,因为纳入系统内的产品质量是被全程统计的,是一目了然的。你营销做的再好,也不能改变质量差的客观。可追溯会使研发型的企业自然胜出,营销类的企业自然改变。

中国制造:我们理解是不是未来企业成本会变得具有刚性?营销、管理、财务等可变成本会逐渐被剔除?

工程师:确实是这样。因为预付款会让财务成本直接被清零,管理、营销成本的下降是一个渐变的过程,这些节省的成本会变成利润,企业可以凭借这些利润去采购智能机器人来替代现在的工人,去提升研发能力,去自己建设新能源供给体系。

中国制造:很多商品等待的周期是相对长的,消费者愿意等待吗?

工程师:制造商是可以提前准备一些库存的,库存量会随着智能化的深入而不断精确,最终,商品流通会实现零停留、零等待的状态,这同样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中国制造:这种渐进过程要多长时间?

工程师:指数增长,相对短的时间实现。

中国制造:另一个问题是预订获得股权是不是会侵害我们现在的业务?

工程师:中国制造不能开启创新的部分归预订股东,中国制造现有业务归中国制造。简单说:你现在打不赢的交给大众,你现在能打赢的,还是由你来打。例如,传统农业生产归中粮,生物技术、荷兰式农业则归农民和预订消费者。传统汽车制造业和智能汽车制造订单归汽车制造商,智能汽车股权归预订消费者。传统教育归教育行业,智能教育归教师和预订消费者。传统飞机制造归波音、空客,智能飞艇归预订消费者。传统能源归中国石油、中国神华,新能源股权归预订消费者。传统机器制造归中国制造,智能机器人、家用智能机器人归预订消费者。传统航天业归政府,民用航天业归预订消费者。传统制药公司归传统企业,智能医疗体系归预订消费者。传统计算机硬件归中国制造,人脑的反向工程和克隆公司归预订消费者。逻辑上,“中国制造给予大众未来,大众给予中国制造现在”。

中国制造:“中国制造给予大众未来,大众给予中国制造现在”如何理解?

工程师:中国制造推动使大众提取未来利润(股权财富),大众获得未来利润会给予中国制造充足的订单和利润,提前支付中国制造未来发生的成本。中国制造获得的是现在的利益,中国大众获得的是未来利益。未来会因中国制造现在问题获得解决而垂直开启。

中国制造每家规模以上企业的员工都可以将预订机制推过“奇点效率”。中国制造不能等靠要,不要听专家“忽悠”,因为专家看到的是过去,而非未来。中国制造应该考虑帮助政府解决问题,考虑帮助美国人解决问题,帮助日本人解决问题。客户是上帝和为人民服务绝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解决问题的钥匙。

中国制造:预订机制等于是给中国制造量身订制的机制。

工程师:

智能社会-对话中国制造

群体开放式创新和中国制造组合才是中国制造领先之道,因为群创主导的智能化只承认两个价值:一、研发;二、生产。前者,群体开放式创新是同步并联创新机制,其效率远远胜出美国人主导的传统方式;后者,生产,中国制造说自己是天下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智能社会-对话中国制造

智能社会-对话中国制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