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天以来,高瓴创投悄然布局先进制造

2020还有风口吗?

人口红利消退,消费互联网降温,流量生意已经进入了尾声,企业服务的投资热潮却在不断升温。多家曾以捕捉流量著称的创投机构宣称企业服务成为了自己新的押注领域。

而于资本寒冬正式推出高瓴创投的高瓴资本,早已悄然布局先进制造,继续重仓中国。

企业服务的春天?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经济一遍哀嚎。对尚未实现稳定收入的创业公司的打击更为严峻。恐慌之下,也有人看到了机会。

17年前的SARS,让阿里、京东等电商企业抓住了机会,一跃成为巨无霸。而今年的疫情可能会成为企业服务行业发展的转折点。

曾几何时,企业服务也被一级市场投资人寄予厚望。毕竟,过去十年美国投资人在企业服务项目上赚到的钱远超于消费互联网项目上赚到的钱。

但是,现实却很残酷。在企业服务领域,中国落后美国5到10年,比较二者市值,美国的软件/企业服务总市值高达2.45万亿美元,而中国同行业的总市值才仅为10分之一,即250亿美元。

资本催熟的流量生意似乎更容易赚钱。但在人口红利接近终点之时,摩拜、OFO之后,一级市场似乎已无风口。技术红利才是基业长青的基石。

必须承认是,与消费互联网不同,中国的企业服务有两大特点:

第一,企业服务领域,长得慢,投入长,需要长期有耐心的资本支持;

第二,不容易产生垄断,不会产生721格局、一家通吃。

在此之上,对中国传统制造业的赋能,又是中国企业服务行业与美国不同的创新甜点。

所以,当下中国企业服务的投资热,本质上是中国社会基础技术成体系换代的红利。

这,对一级市场的投资人,其实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要足够的资金加注,还需要有耐心、长期、能打通产业勾连、融合创新机会的能力。

张磊说,创投行业进入农耕时代。而以中国制造业升级为核心的产业创新,正是一个需要精耕细作的行业。

年初,高瓴资本超23亿全额拿下凯莱英定增,业内普遍认为,这是高瓴基于自己在医疗大健康领域的深厚基础,在医药制造领域的重要战略落子。

凯莱英医药集团(以下简称凯莱英)是一家全球行业领先的CDMO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致力于全球制药工艺的技术创新和商业化应用,为国内外大中型制药企业、生物技术企业提供药物研发、生产一站式CMC服务。

高瓴牵手凯莱英,一方面将依托自身在全球创新药市场的投资布局和创新药资产,积极推动凯莱英显著提升服务创新药公司的广度和深度;另一方面,高瓴资本将与公司在核酸、生物大分子、临床研究服务等业务领域开展深入战略合作。

深耕先进制造

高瓴资本在企业服务和先进制造领域动作不断,而秉持其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基因的高瓴创投,在这个领域也不遑多让。

今年2月,高瓴资本以一封致创业者的一封信:总有人要开始迎接春天,宣布成立百亿等值人民币规模的双币基金,布局创投市场。这也不啻于给一级市场打了一针强心针。

60天以来,高瓴创投频频出手,践行了“我们这个时候推出高瓴创投,希望给创业者和社会传达的信息是我们对中国乃至全球的发展永远保持乐观。”

实际上,自2005年创立之初,高瓴资本走的就是全阶段投资策略之路,横跨一二级市场,覆盖VC、PE、Buyout等不同阶段,多年前就已经切入早期投资领域。

而在四大专注赛道: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之外,高瓴创投其实早已在先进制造领域悄然布局。

2月份,制造业题材大型纪录片《制造时代》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CCTV-9)播出。纪录片围绕“制造”主题,将“东莞制造”作为“中国制造”的缩影和样本,以“东莞制造”的转型升级作为中国方案的鲜活案例,呈现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和转型探索,从一个侧面以小见大反映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和探索经验。专业为自动化设备制造单位提供自动化零部件一站式采购服务怡合达出镜。高瓴2019年就投资了怡合达,这正是赋能于传统制造企业的代表。

在资本的助力之下,以怡合达为代表的东莞制造业,正在攀爬“微笑曲线”的两段,加速从生产型向服务型制造转变,占据价值链的中高端。

2019年11月,高瓴创投作为领投方投资了聚焦工业互联网智能化的全应科技,其凭借对热电产业生产工艺及流程深度理解,以数据智能技术驱动,为热电行业的智能化运行提供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2019年年底,徐工信息宣布由高瓴领投的A轮3亿元融资。基于深厚的制造业背景和IT 技术积累,公司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业务领域深耕力拓,打造了“最懂制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和“让制造更简单”的智能制造产品与解决方案。

技术无国界,不仅要中国领先,还要世界拔尖。高瓴创投还以其全球视野,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前沿的制造业的未来技术。近日,人工智能机器人公司思灵机器人(Agile Robots) 近期宣布完成A轮融资,老股东高瓴创投继续跟投。思灵机器人成立于2018年,位于德国慕尼黑,公司创始团队均来自于德国宇航中心机器人研究所。其产品主要在医疗和工业制造领域开始应用,搭载思灵机器人自研的“机器大脑”和操作系统,可以适应手术机器人末端的不同功能,可应用于骨科、神经外科、腔镜、康复理疗等许多医疗场景。在其创立之初的18年,就拿到了高瓴的投资。

从信息自动化、工业互联网到医疗机器人,横跨科技企业和传统企业,正是得益于高瓴全链条的投资版图,丰富的生态,才能让投资人理解并敢于早期大笔投资,并可为这些企业创造了产业合作、融合创新的机会。

这也是张磊一直强调的,通过正和游戏,一起做大行业蛋糕。

很多一级市场投资人曾冷眼旁观,擅长PE的高瓴资本能否迅速Get早期投资的甜点。其实,基于多年重仓格力、美的、公牛电器,数字化、精益化赋能百丽等典型中国先进制造企业,高瓴创投早已建立起自己的Knowhow。

其中,对百丽工厂和公牛的生产端精益改善最为业界称道。

2019年年初,百丽深圳大浪制鞋厂,春节后的整体复工率提升了5%,个别车间超过了95%,年轻的工人们不仅早早回到工厂,还带来了自己的同乡伙伴。这是精益管理赋能带来的年轻工人士气提升的一个侧面。通过精益改善,工人平均月收入增加400-600元,作业环境更好,员工的归属感和自豪感都大大加强。

数码立式插座是公牛的一款代表产品,高瓴的精益管理团队与企业一起,通过对这款产品研发端的精益改善,最终整合减少了16个零件,每个插座降低成本7块多,更值得一提的是,研发端的精益改善,同时带来了生产端效率提升47%,最终仅在这个产品线,就实现了年降低成本过千万的良好效果。可以说,一个小小的插座的改善,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制造亟待挖掘的巨大潜力。

长期有耐心的LP、百亿级规模加上高规格管理团队配置,体现了高瓴创投支持早期创业者的决心。以哑铃理论促进传统企业和科技企业融合创新的实践,资本与资源的加成,高瓴创投押注先进制造,拥抱实体经济,加厚了自己推动制造业升级等方面的洞察和能力。

在2020年所谓的资本寒冬中,以高瓴创投为代表的头部机构,不断加码实体经济与先进制造,为这个中国经济的基础性领域带来了转型升级的积极力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