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顺德制造的2020

冰与火:顺德制造的2020

小熊电器以适合居家需求的产品,在利润上逆势实现大幅增长。南方日报记者 戴嘉信 摄

冰与火:顺德制造的2020

“现在我们正100%开足马力生产。”近期,以出口订单为主的广东科荣电器有限公司(下称“科荣电器”),不但控制住了海外疫情的负面影响,该公司总经理梁海昌还表示,既定的工业互联网、自动化总装线升级计划正在加快推进中,“疫情是暂时的,长期来看我们的机会巨大。”

今春以来,顺德制造正在上演一场“冰与火”的转换。前期受到国内疫情影响,企业纷纷推迟复工,复工后又因为原料部件和人工原因导致产能不足,一度担心无法完成订单,失去市场的机遇。现在随着海外疫情加剧,一批企业维持着前期的供不应求局面,一批企业则订单锐减,或是延续着前期的不利局面。

企业立即采取措施应对。有的逆势而上开展了技改投资、管理咨询,有的将原本用于出口的产品转向国内市场,有的加快产品线迭代升级,有的联合开展了供应链优化。

2020年已经过去了1/4,疫情也终将远去。疫情之后,市场必然将迎来一轮新的大机遇,一时的“寒冰”将再次化为“烈火”。曾历经考验而不断实现新突破的顺德制造,不惧危机,踏冰而行,正在为新机遇来临储存能量。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熊程

策划:南方日报记者 刘嘉麟

遭遇“黑天鹅”

海内外市场再分化

4月13日,当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甩卖”信息时,广东爱米高家具有限公司(下称“爱米高”)总经理谭素珍的心情十分复杂。

两个月前,爱米高成为率先复产的顺德家具企业之一。复工后不久,随着海外疫情的影响加深,该公司近60%的订单取消或暂停,且主要客户集中地欧美地区的新订单量几无新增。国际物流成本在近期大幅上涨,也增加了其履约成本。订单不足导致产能不足,出货减少导致回款不足,经营上面临一系列风险。为此,不得不将现有的沙发存货低价抛售,以快速回笼资金。

这是一批顺德制造企业面临的艰难现状。对于以外贸为主的企业来说,大部分在前期由于国内疫情影响,它们中的大多数不得已推迟了复工。在复工后的一段时间里,由于人手和供应链企业不能全部到位,无法达到应有的产能,在完成订单方面有困难。近期却因为海外客户自身或者是国际物流的原因,要么订单取消、推迟,要么有单也不敢接。疫情“黑天鹅”来袭,当前像科荣电器一样克服影响的企业并不多。

它们所受的影响,也通过供应链传导到了其他企业。广东宝丽雅实业有限公司早在2月下旬就预判到了如今的局势,当时已经逐步有意识地减少原料及零部件的进货。“我们不能做一大堆无效的产品,也不能囤积零件。”该公司董事长叶中平说。

对于为制造业提供关键支撑的装备制造和服务业来说,感受也十分直接。“我们的很多客户都是出口型企业,他们的订单受影响比较大,自然会影响到设备方面的投入。”佛山市四点零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孝春说。

另一方面,一批以国内渠道为主的企业在近期收获了大幅增长,业绩持续向好。根据日前小熊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该公司净利润约为0.9亿元至1.07亿元,同比增长60%至90%。该公司的业务约九成来自于国内的线上市场,也有小部分来自海外市场。在前期国内疫情紧张时,小熊电器由于产品适合居家需求,所以实现了逆势增长。其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保持国内业务势头的同时,该公司也将加大力度拓展海外市场。

一些具备核心技术的企业也无惧疫情,加快增长。广东德冠薄膜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BOPP薄膜行业的细分龙头企业,产品供应多个国内巨头以及世界500强的中国公司,近年来不但加强主业创新,而且将业务延伸到功能母料领域,还在最近因应防疫需求研发了熔喷布专用聚丙烯原料。“最近我们的问题是招工难。”该公司董事长罗维满说。

有的企业虽然主业遇到困境,但是新兴业务丝毫不受影响。佛山市佳盈电池有限公司主营家电遥控器电池,客户中有16家世界500强企业,直接销往海外和通过客户销往海外的产品占比近九成,近期陆续遭遇减单,或无法出货。但是,该公司从去年开始与一家台资企业合作,开发用于迷你投影仪等产品的锂电池。该新产品由于尚处蓝海,所以还在稳步增长,预计3年内产值可突破1亿元。

探寻新风口

让受阻的制造业活起来

新问题总有新办法,新危险总是伴随着新机遇。

对于出口受阻的企业来说,出口转内销虽然不易,却是一条硬着头皮必须上的路。否则,造出的产品卖不出去,上游供应链又要催款,马上就会导致资金链断裂。如果不接订单,工厂不转起来,也没有现金流用于支付厂房、工资等成本,也是一条死胡同。

4月15日,谭素珍再次转发了一条“甩卖”微信。同在顺德的优梵艺术在国内中高端家具市场已有一定影响力,联合受到冲击的家具外贸企业,挑选了15款产品,从4月16日开始通过该公司的天猫渠道进行在线销售。“希望以微薄之力为工厂争取到喘息的机会。”优梵艺术创始人林上康说。

转向国内市场,借助外力,也借外脑。佛山市顺德区金帝实业有限公司产品90%销往美国市场,近期订单出现严重萎缩,导致资金流紧张。为此,该公司在佛山市德商培训学院的推动下,立即启动了“开拓国内精酿啤酒及家用DIY酿造市场”项目,借此填补市场和订单的空缺,双方还开展了深度的管理咨询合作。

“企业越是困难,越要抓紧修炼内功。”佛山市德商培训学院院长谢驰说,最近其接触了不少企业,都表示原先在高速发展期间,一些内在的深层次问题被忽视了,危机只是让这些问题浮出了表面,“如果因为不愿花钱而打起了退堂鼓,那么以后很可能会更加困难。”

制造工厂里的软硬件升级,也是部分企业主攻的一个方向。尽管许多原有技改投资计划的企业,近期开始面临困难或者进入观望阶段,但是也有一部分企业“逆势而动”。“有一定品牌力和创新力、能够因时而变的企业,他们的自动化改造需求正在逆势上扬。”邓孝春说,市场、客户、需求、渠道都在发生变化,要能根据这些变化,及时调整策略。

对受到海外疫情冲击、但是通过一系列努力,仍然保持100%满产的科荣电器来说,苦练内功是当前的一道必答题。年初时,该公司计划新增2—4条自动化总装线,并对车间进行工业互联网改造,此前由于国内疫情而暂时搁置。“所有技改投入计划,照常进行。”梁海昌说,长期来看,小家电需求的品质和数量都会大幅提升,当前更要在降成本、提效率,以及提高产品的性能和质量上面下大功夫。

直接瞄准新的市场转产,也是一条出路。从2月开始,隆深、捷瞬、天太、四点零等一批企业就进入了口罩机研发制造,一方面积极为抗疫贡献力量,另一方面也弥补由于常规订单减少带来的损失。“转产压力很大,经常是通宵达旦,太辛苦啦!”4月15日23时30分,广东捷瞬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传和刚刚结束加班,这已是近期下班较早的一次。最近,他带领团队连日赶制口罩机,瘦了好几斤。

“船小好调头,船大抗风浪”是顺德制造业从上世纪80年代初兴时就积累起来的经验。如果说机器人企业转产、出口转内销等企业大多是“船小好调头”的话,那么以世界500强美的集团为代表的顺德企业,则是“船大抗风浪”的代表。近期,美的集团逆势发布了“Midea U”空调等一批新品,还加快推进工业互联网等业务。

再造产业链

跨界融合准备“持久战”

日前,美的集团空调事业部需要一批空调专用螺丝,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厂家。通过佛山市德商培训学院“企助汇”平台的产业链对接,美的空调成功与佛山市顺德区汇仟五金实业有限公司实现对接,解决了螺丝需求。谢驰说,该平台近期的使用量比之前提升了近50%。

顺德制造业在国内赖以成名、并且吸引着源源不断的新企业进入的重要原因,正是在于这里有着丰富的产业链资源。然而,怎样把这些资源更好地聚合利用到一起,发挥出更大合力,是各行业一直想办却没能办到的事。在疫情的冲击下,出于快速对接、抱团取暖、整合资源、降低成本等多重思考,一场产业链的整合大戏已经拉开帷幕。

机械装备是顺德第二大支柱产业。其中,机器人产业既是机械装备产业的一部分,也与传统的机械装备产业相对独立。这两个产业也在寻求更深度的协同机会。近期,顺德区机械商会、顺德区机器人协会连续举行了两次以“协同共融发展”为主题的对话。

顺德区机械商会会长、广东伊之密精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伊之密”)董事廖昌清提出,希望通过机器人行业的支持,在整机装配、焊接件、机械加工等机械装备主机生产流程中的主要环节进行自动化改造。广东嘉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洪波表示,“机器人企业通过系统集成打包整套解决方案,帮助传统机械装备企业向制造型服务企业转型升级。”

跨产业的协同也包括家居行业。在佛山市名匠轩欧陆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夏光胜看来,目前大部分企业应对疫情的策略是“从线上找弥补”,家居行业从供应链到服务端也逐渐“线上化”。“整个家居行业的线上线下一体化与异业联盟正在形成一股趋势,在新的市场格局里,率先占领自己位置是首要任务。”他说。

家具产业虽然总的产值规模不如家电和机械装备产业,但是却以“两家”与家电产业齐名。面对近期遭遇的困难,顺德区家具协会秘书长聂熙睿说,“我们的口号是活下来。”

从3月中下旬开始,顺德区家具协会发起了“阳光集采项目”,目的就是为了通过优化供应链降低成本,提升企业运营效率。“家具采购中有很多水分,而且很多中小家具企业的采购频次少、不稳定。”聂熙睿说。同时,为了顺利参与集中采购,企业必须将原先不规范的一些工序进行标准化、减少不必要的原材料,这样又倒逼企业进行了品质升级。

首批有20余家企业参与了集中采购项目。佛山市精一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政臣估算,通过优化供应链、整合原材料规格、并经协会协助寻找新的供应商,企业可以降低20%的采购成本,并提升了原料品质,让企业在产品市场上更具竞争力。

他们的这一切努力,不仅是为2020年持续抗击全球疫情做准备,更是为产业升级这场“持久战”做准备。“没有人知道下一个风波何时到来,也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机遇何时到来。只有备足‘弹药’,才能稳健应对、抓住机遇。”佛山市顺德区震德塑料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钟效良说。

■样本

口罩机产业“两级跳”

“半自动KN95口罩机已经出产,目前我们正在加快研制全自动KN95口罩机。”最近两个月,广东捷瞬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捷瞬机器人”)副总经理谢传和带领团队持续加班,从“0”起步,率先开发出普通平面口罩机,再向KN95口罩机进军。

疫情之下,许多顺德制造业企业的海内外业务受阻,压力传导到了为产业升级提供重要支撑的机器人产业。从今年2月开始,一方面为了运用自身特色给抗疫出一份力,一方面弥补常规业务损失,一批机器人和自动化企业先后投身口罩机产业。据顺德区市监部门统计,目前全区已有口罩机生产企业12家。

KN95口罩比普通口罩更高级,相应的设备研制难度也更大。捷瞬机器人等企业,一步步实现了从普通口罩机到KN95口罩机的“两级跳”。近期,还有广东中造动力智能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中造动力”)等企业直接切入了KN95口罩机。

从无到有▶▷口罩机产业在顺德扎根

2月初,顺德原有唯一的口罩企业康正卫生材料有限公司频繁出现机械故障。在参加经促部门组织的“应急物资生产设备抢修志愿服务队”后,捷瞬机器人陆续接到口罩机购买意向,决定切入这一市场。

多家机器人和自动化企业都是因为偶然参与口罩机维护,或者是客户、朋友的主动邀约,才有了转产契机。订单随即纷纷而至。少的企业收到几台,多的数十台。近在顺德本地及周边,远至浙江、陕西乃至东南亚的越南、马来西亚、印尼等地。

对于这些“设备高手”来说,口罩机的技术原理并不复杂。但是,受制于关键零部件供应、机加工水平、熟练技工、工艺调试能力等多方面因素,转产口罩机之路充满挑战。一些关键零部件供应商对顺德企业违约、临时加价,也并不鲜见。有的厂商一度无法按时交货。

在前期国内抗疫紧张时,老百姓对普通平面口罩有着大量需求。于是,在普通平面口罩机和KN95口罩机之间,大多数企业选择了普通屏面口罩机。相对而言,其技术原理相对简单,所需要的零配件也更容易配齐。

到3月中旬时,捷瞬机器人、广东顺事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顺事德”)、佛山市四点零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四点零”)等多家企业已经实现了稳定出货,有的企业还接着生产起了口罩。

从有到优▶▷实现技术优化和产业升级

随着国内疫情加快好转,一些企业在完成首批口罩机交付后,逐渐退出了这一行当,回归到本身的主业,一些企业则通过技术和效率优化,继续生产口罩机,包括同一品类内的优化提升,也包括向更高端的KN95口罩机的发力。

“原本我们的调试速度就相对其他同行较快,现在破解设备中的一个难题后更快了。”四点零公司总经理邓孝春说。

政府有关部门也参与了口罩机的品质升级。近期,顺德区市场监管局与广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等合作,指导企业改进生产工艺,加强质量管理。截至4月中旬,已经全部完成对12家口罩生产企业的技术帮扶任务,实现100%全覆盖。

捷瞬机器人还在日前参加了佛山市口罩机标准宣贯会。该公司总经理助理李周现场提议,全市口罩机企业联合起来,制定一项口罩机联盟标准,进一步规范口罩机产业技术标准,提高区域口罩机产业品牌影响力。

向KN95口罩机的进军,比普通平面口罩机更难。“我们由于旗下刚好还有模具公司,所以容易解决一些新部件的问题。”谢传和说。

中造动力则“一步到位”,开始生产半自动KN95口罩机。“针对当下口罩机配件难、交期长、质量不稳定的诸多难题,严重影响口罩机生产商交付,科霖集团重磅推出KN95口罩机配件、半成品一站式服务。”该公司董事长曾广文说,口罩机对大型非标自动化设备厂商来说是“小菜一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