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进击:制造大省广东的防疫物资生产

疫情下的进击:制造大省广东的防疫物资生产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华清4月8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在介绍国内防疫物资产能情况时称:“从供需情况看,医用防护服、医用防护口罩、医用隔离眼罩或面罩、测温仪、呼吸机产能已基本能满足国内的需求,企业也正在尽力组织扩大出口。”

从1月下旬疫情爆发初期的医院防护服告急、普通市民“一罩难求”,到现在必要防疫物资基本满足国内需求,背后是国内疫情防控成果的体现,也是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克服重重困难、加班加点增产、扩产、转产防疫物资的体现。

疫情防控阻击战离不开防疫物资的供给,对于一些省市来说,在过去的将近3个月里,一些使用频率高、需求量大的防疫物资品类生产在当地甚至要经历从无到有的过程,相当考验政府的调度能力和生产企业配合度。

广东作为GDP过10万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全国第一的省份,制造业基础雄厚、技术和产业链布局相对完善,在防疫物资生产中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广东省政府官网披露,从2月到3月中旬,广东累计生产的口罩机占到同期全国产量的8成,口罩、口罩机、贴条机、胶条4类物资国家调拨数量均居全国第一。

广东防疫物资的生产,是全国防疫物资生产的一个缩影。在迅速提高产能后,随着国内外疫情局势的变化,企业如何把控生产节奏,成为当前业内思考的问题。

政府在行动

在北京鼎臣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史立臣看来,很多品类的防疫物资生产技术门槛并不高,例如口罩、酒精、消毒液,几乎每个省都有生产企业,但这些消费品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频率不高,产能自然不会高,怎样迅速提高产能,是个技术活儿。单纯靠市场行为、企业行为,反应耗时较长,行政力量是催化剂。

1月23日晚上,广东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广东是全国第二个启动一级响应的省份,首个省份是浙江省,在1月23日上午启动一级响应。这两个省份的反应速度甚至比疫情严重的湖北省还要快。启动一级响应,也拉开了广东省防疫物资生产加速战的序幕。

广东省工信厅向经济观察报介绍,1月23日,距离大年初一只有两天,当时省内在产的口罩企业只有2家,省内具备医用口罩生产注册证的企业只有26家,全省只找得出4家生产医用防护服的企业,其中2家具备医用防护服生产注册证的企业,另2家防护服生产企业是出口转内销。推动原有防疫物资生产企业的复工复产甚至增产,鼓励有转换条件的企业转产防疫物资,迫在眉睫。1月24日,全省在产的口罩企业增加到10家,但全省口罩日产能只有83万只,全省的常住人口超过1.1亿人,口罩需求的缺口依然很大。

广东省工信厅牵头会同省商务厅、卫健委等部门迅速成立省新冠肺炎防控指挥办物资保障一组。同时,厅内成立疫情防控专责领导小组,严格执行疫情期间尤其是春节假期24小时“双值班带班”制度,加强值班值守、日夜在岗,用“战时机制”,“一企一策”精准服务,帮助企业克服生产困难。4月8日晚上十点半,省工信厅工作人员联系经济观察报记者时,还在办公室加班。

1月24日,广东省药监局发布《关于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期间对医用口罩等防控急需用器械实施特殊管理的通知》,正式开始为防疫物资的生产开辟绿色通道;2月1日,省药监局发布《广东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所需药品医疗器械行政许可应急审批程序》,绿色通道落地,口罩防护服等药品医疗器械,纳入应急审批,由省药监局采取无纸化网上即时受理、先审批后审核、指定专人全程跟进等方式保障应急所需。

多家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且取得医用口罩生产应急备案号的广州企业告诉记者,公司申请粤穗械应急备案号所花的时间大概是一周,对比申请医用口罩方面的粤械注准号大概需要3~6个月走完准备产品设计开发资料、试产产品、送检产品、等待检验报告、递交申请资料、现场审核的流程,大大缩短了时间,而且申请应急备案号没有收取费用。

2月5日,广东省工信厅会商省财政厅出台支持新冠肺炎防护用品(具)企业实施技术改造扩大生产的奖励政策,奖励疫情防控急需重点调拨物资(含医用防护服、医用防护面罩、医用口罩等)生产企业和具有转换条件的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快速转成医用防护服、医用口罩等生产企业。符合奖励条件的企业,只要购买设备实施技术改造后形成了新增产能、纳入国家或省调拨使用的合格产品不低于新增或转产产能的50%,就能获得设备购置额部分比例的奖励:1月10日至2月7日符合条件的设备投资给予不超过80%的奖励;2月8日至2月20日符合条件的设备投资给予不超过50%的奖励;2月21日至4月20日符合条件的设备投资给予不超过40%的奖励。

2月7日,广东省工信厅出台支持防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用品(具)装备企业扩大生产的奖励政策,对省内注册的口罩机、防护服贴条机、负压救护车等重点急需设备及关键零部件等装备企业,在服从国家和省医疗防控物资调度要求的生产销售予以奖励:2020年2月7日~2月20日产生实际销售的企业,按每台(套)设备售价不超过50%的比例给予奖励;2020年2月21日~4月20日产生实际销售的企业,按每台(套)设备售价不超过40%的比例给予奖励。单个企业奖励金额最高不超过3000万元。

省工信厅厅长涂高坤解释,2月5日和2月7日出台的奖励政策,一项政策支持买机器扩产,一项政策支持造机器生产,一环扣一坏,企业越早行动奖励越大。

广东省工信厅不是给企业画大饼,而是迅速地让企业吃到饼,提高企业积极性。2月19日,省工信厅就开始现场兑现技改奖励,截至目前全省已经举办不低于5场政策奖励兑现活动。疫情期间,广州市兴世电子有限公司投入1440万元购入全新自动化设备生产口罩,每分钟可生产1000片口罩,日产能最高可达100万片,2月28日,兴世电子就收到了省工信厅的技改奖励资金确认函,奖励金额550万元。

疫情期间,广东的广汽集团、比亚迪、工业富联、格力电器等知名企业转产口罩。为指导企业转产,2月20日,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相关技术机构、行业协会编撰了《口罩投(转)产技术指引》。而为了摸清省内乃至国内一些防疫物资的专利布局情况,以便后续工作,早在2月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就组织开展口罩生产设备行业专利导航、隔离医疗器械设备产业专利导航工作,3月23日发布了报告。

报告显示,广东省在口罩生产设备领域的专利申请总量位居全国首位,在隔离医疗器械设备产业专利申请量位居全国第二,但专利技术对海外输入的比例较低。

在精准服务企业方面,多家生产医用口罩的广州企业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政府从大年初五左右就接管了公司防疫物资的生产,管控小组成员来自市发改委、市工信局、区工信局、市市场监管局、收储单位等。即使是小微企业,入驻企业的人员最多时也有7人。在管控期间,管控小组成员会每天对公司防疫物资的生产全程跟踪,上报每天的生产量、出货量、产品质量的检查等,对公司遇到的问题及困难也会即时上报与协调解决。

广州白云区一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的经理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春节期间公司原来的口罩耳带的供应商突然断供,在政府的协助下,公司迅速联系上增城的一家供应商,才得以顺利出货,虽然生产以企业为主,但政府工作人员会跟企业分享很多信息以供决策参考。

广东省工信厅提供给经济观察报的资料显示,目前已经累计推动省内1929家以及省外373家疫情防控物资产业链配套企业复工复产。

挺过春节期间复工碰上的物流、员工、上下游企业未到位带来的不便,到了现在,如果问口罩生产企业还有哪些生产上的困难,不少企业给出的答案是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有的企业疫情前采购到的熔喷布价格是两三万元一吨,有的采购价为四五万元一吨,但现在熔喷布的价格为30多万元一吨。无纺布的价格也翻倍,疫情前的采购价格不到2万元一吨,现在飙涨到3.6万元一吨。

政府在加强监管防疫物资原材料价格。除开查处价格违规情况外,4月2日,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召集省内正常运营的16家熔喷布生产企业签订《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加强自律依法诚信生产经营承诺书》,承诺不投机涨价、不发“疫情财”、不转手倒卖。

为响应市民的防疫需求,疫情期间,广东省工信厅也从无到有推动儿童口罩的生产,3月19日,广东发布《一次性使用儿童口罩》团体标准,填补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空白。

企业的进击和考量

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9点,是广州市番禺区万福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口罩产线目前的排班安排,但这已经是松一口气的情况下,今年最忙碌的时候,万福的口罩产线试过24小时运转或加班到晚上11点。

万福成立于1997年,加班加点生产口罩的场景,它在2003年SARS病毒肆虐广东时,也经历过,但当时主要生产的是脱脂纱布口罩。在万福生产部经理黄太保看来,正是由于经历过非典,公司要求员工在1月24日(除夕当天)复工,员工们非常理解和配合。

新冠疫情爆发前,万福生产的口罩品类主要是无菌型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但无菌型的医用口罩要经历长达14天的解析期,出货周期需要16天左右。广东省开通防疫物资的应急备案通道后,万福申请到了应急备案号,改为主要生产非无菌型的医用外科口罩,投放给民用,虽然还要经过7天的微生物检验,但出货周期能比原来缩短一半。

新冠疫情发生前,万福的口罩设计产能只有2万,疫情发生后添购了一台50万出头的设备后,产能翻倍,达到4万。在广州,产能翻一倍的口罩企业并不算激进,除开兴世这种口罩日产能激增到百万级别的,前文所述广州白云区医用口罩生产企业的口罩产能也从1万扩增到将近6万。这家企业成立于1999年,同样经历过非典,该企业的经理告诉记者,老板对新冠疫情的嗅觉较为灵敏,年前留意到武汉的情况,就提早下单购买原材料,也有想过增设备,但设备毕竟贵,犹豫了一下,跨到正月,口罩设备价格就疯涨,贻误了商机,3月初,新设备才到位上线。

尽管黄太保并不愿意透露口罩业务的盈利情况,但他坦言,从疫情爆发到现在,生产口罩的,多多少少都会挣到钱。这个判断得到上述白云区企业经理的认同,他告诉记者,估计没有企业会只生产口罩,毕竟通常情况下口罩的利润比较微薄,只生产口罩难以为继,在疫情前,公司来自口罩业务的营收占不到总营收的十分之一。但在过去的两个月内,来自口罩业务的营收会占到总营收的一半以上。

广东省政府官网披露,截至3月中旬,省内在产的口罩企业从1月23日的2家增加到217家,日产能超过2300万只。

随着口罩产能的增多和国内疫情形势转好,国内的口罩订单量有所缓和。黄太保介绍,广州市政府在1月29日接管了万福,原本是全部收储万福生产的口罩。3月初,政府的收储比例从100%降为30%,万福得以将部分产能供给新老客户,4月7日,万福接到通知,政府暂停对万福的管控,不再收储万福的口罩,但依然要掌握万福的生产情况,企业可以自行对接万福采购口罩。

在政府降低收储比例的同时,黄太保接到很多海外订单,但目前万福既没有欧盟的CE认证,又没有美国的FDA认证,做不了出口订单。万福正在争取海外的口罩资格认证,黄太保透露,万福很快就可以拿到CE认证。

广东既是制造大省,也是出口大省,海外疫情蔓延加速之际,海外防疫物资订单传导到广东企业端,并不让人意外,但在加班加点生产的同时,企业也会顾虑自己是否能准确把握生产节奏,毕竟目前无论是设备还是原材料,价格都偏高。如果对疫情趋势判断比实际悲观,或者产品不符进口国标准从而导致过剩产能,等口罩价格下跌,利润会大幅缩水。“平面型口罩还好一点,N95这种比较贵的,下滑空间太大了。”上述广州白云区企业经理称。

他指出,如果是在疫情早期进入或扩产,收回成本没有问题,政府还会有奖励、补贴,例如他所在的公司,1月24日复工,光是市里和区里给的复工复产补贴就有20万元;如果原来就有口罩客户,特别是供给医院的,就算有过剩产能,也可以消化掉。但如果是新进入者想要捞快钱,到了这个时候才进入,风险较大。

如果是大企业转产防疫物资,史立臣认为,除开看它是否能从物资生产中盈利,也要看到,生产防疫物资最先保障了它自身的复工复产,这无形中裨益了企业。

工信部在4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下一步,将加强产业链协调,引导企业优化产品结构,精准对接国内外的需求,指导企业执行相关标准,确保产品质量,继续为海内外抗击疫情做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