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亚军:中国制造将向“中国智造”和“中国质造”迭代

前瞻者|郭亚军(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供销大集、西安旅游独立董事)

采写|本刊记者辛国奇

中国企业很可能迎来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迭代元年,2020年将有更多的老、弱散、差的工业企业破产。

郭亚军:中国制造将向“中国智造”和“中国质造”迭代

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方面,《财富》杂志发布的2019年世界500强榜单上,有129家来自中国,第一次超过了美国的121家。同时,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数字货币、5G技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另一方面,却有十几个省的首富跌落神坛:有的是负债累累乃至破产,有的被认定为老赖甚至成为了阶下囚。还有些行业巨头轰然倒下:负债百亿的汇源果汁、中国最大的刹车片制造企业信义集团、动力电池“三巨头”之一的沃特玛等。

国产科幻巨作《流浪地球》中的名句“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同样适用于企业:明白了企业经营管理的变与不变的权变哲学,才有可能安全生存、行稳致远。

寻找“不变”中的“变”

外部环境在变:中美贸易战谈谈停停;消费市场在变:网络消费红利进入平台期、跨界融合的场景化消费兴起、常规品牌的消费在下降、价值消费在上升等“范式变迁”。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在变:生态环保成为常态、“一带一路”从倡议到落地;内部员工也在变:被称为“游牧青年”的新生代将要成为企业的主体,价值多元、喜欢流动和迁徙、归属感弱忠诚度低等变化让管理者不知所措。

在这些变化中,企业经营管理应该坚守哪些“不变”?其实,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不变是相对的,变是绝对的。

人活着必须呼吸,企业要生存必须有经营管理,而经营围绕的核心是利润,管理围绕的核心是效率。

从华为的经验来看,利润必须是“力出一孔,利出一孔”。本文开头所述首富的跌落和巨头的倒下都有不务正业、被资本裹挟意欲快速攫取利润的嫌疑。

管理效率来源于个体赋能和组织赋能,个体赋能靠的是以奋斗者为本的激励体系,组织赋能依靠的是以(柔性)流程的落地、扁平化大部制或者共生型组织的敏捷性组织改造。如何实现这一“不变”的真理?柳传志说: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马云说: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两位大佬说的企业经营管理的关键点都一样,但先后次序却不一样,孰是孰非?其实都对!因为柳传志和马云创业和生存发展的时间点不同,所以选择的顺序也不一样,这就是“不变”中的“变”!同理,有人看到华为凭借技术成功就批评柳传志当年选择“贸工技”而非“技工贸”是错的,这是脱离了当时的历史环境的“刻舟求剑”思维。

2020将是迭代元年

2020年,中国企业可能将迎来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迭代元年,潮起潮落,有喜有忧。有迹象表明,2020年将有更多的老、弱、散、差的工业企业破产。同时,全球最大的单一供应链体系、遍布城乡的物流体系、贯通线上线下的渠道、便捷的支付系统,将让中国形成世界上最好的消费产业基础设施。因此,消费产业将领跑中国经济,包括医疗、教育、旅游和休闲等在内的服务领域中的行业将进一步增长。

彼得·杜拉克说:预测未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自己创造它。企业要生存要发展甚至要成为头部企业,关键是洞悉变与不变背后的逻辑,不忘初心,披荆斩棘地创造企业自己的未来。努力做到战略有定力,组织有活力,如此,中国企业的征途必定是星辰大海!

2020管理风向标——

Q:您觉得中国制造将在2020年发生什么新变化?

A:不可阻挡的是,中国制造将在镇痛中向中国智(技术)造、中国质(质量)造升级,支撑它们的是中国所拥有的——全球独一无二的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中类、666个工业小类形成的独立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