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制造已成夕阳,中国制造第四波浪潮正在蓄势待发

我们总是畏惧离开,却不考虑未来!

1

媒体喊过“不要让华为跑了”,然而深圳并没有垮,紧接着苹果、高通就先后在深圳开设了全球创新中心。

媒体也喊过“不要让富士康跑了”,然而转身富士康就宣布在广州投资450亿元,建一座高世代液晶面板厂,将年初收购的夏普技术和生产线搬到中国来。

曹德旺说中国税负重,然而中国的税一直都那么重,几时就轻过?那么为什么当年能够做起来,现在又要抱怨呢?

无非是时代变了。

过去几十年,中国制造业的生存环境和要素一直在变化,因此造就了三波不同的投资浪潮。

第一波

以食品、五金、电器为代表的消费品制造业,创立于八十年代,那个时代的特点是:文革结束,物质匮乏,什么都缺,只要你能够生产的出来,马上就被人用卡车拉走。唯一的障碍是制度,你得有足够的胆量,敢于冲破条条框框。

第二波

以电脑、服装制鞋为代表的出口加工制造业,崛起于九十年代,国门进一步被打开,人民币大幅贬值,中国商品的价格优势笑傲全球,只要你有海外关系,生产多少卖多少,根本无需担心销量。

第三波

以房地产为龙头的重工制造业,崛起于2000年代,背景是沿海加工业的兴起,推动了收入的增长,城市化浪潮带动下游重工业的庞大需求。这个时代,挖煤的、炼铁的、造汽车轮船的,无不赚的盆满钵满。

曹德旺的福耀玻璃就是在这个时代崛起的,背后正是城市化浪潮下汽车工业的庞大需求增长,汽车卖的旺,汽车玻璃的需求也就强劲,这个时候怎么就不埋怨税负重呢?

说到底,是中国城市化浪潮放缓之后,重工业的需求饱和,利润率下滑的结果,“税负过重”之说不过是替罪羔羊。

这么说,也不是为政府解脱,关键有两个原因我们必须认识到:

1、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是高税收国家,因为作为后来的追赶者,政府必须投入更多的资源在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投资引导上,修路建桥、造大飞机设大基金,哪一样不要钱呢?

2、企业的盈利与否,关键在于供求关系,而不在税收。在供应过剩、需求萎缩的市场环境中,即使全行业免税,企业也很难实现盈利。

2

今年10月,波音宣布其首个海外完工和交付中心将落户舟山群岛新区。交付中心将由波音和中国商飞共同投资,规划年交付100架737飞机,总投资计划为65亿元。这是波音在海外的首个工厂,打破了波音飞机从建造到交付都留在美国本土的惯例。

波音只是一个缩影。

按中国商务部的数据,2016年前11个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31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3.9%,这个增速比起从前的数字已经下跌了很多。但是,如果你细查结构的话,就会发现,下跌的主要是对传统制造业的投资,和亚洲四小龙对中国的投资。

他们的比较优势丧失了,自然随风而去。

在另一方面,美国对华投资同比增长55.4%,欧盟对华投资增长43.9%,欧盟28国中,英国对华投资同比翻了一番,德国增幅超过80%。计算机应用服务业投资增幅达123%,医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65.3%,高技术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几乎翻番。

你或者会说,有吗?在哪里?

举几个例子吧,苹果10亿美元投资滴滴,思科中国创新中心落户广州,辉瑞全球第三个生物技术中心落户杭州,英特尔投资71亿美元的大连存储器工厂和成都半导体封测厂投产,西门子投资10亿元的数字化工厂在成都落成,并表示在今后五年将向中国投资10亿美元,占其亚洲投资的三分之二。

等等等等。

这些,其实代表的是一个新的趋势,中国制造业的第四波浪潮——

传统制造业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需求饱和,利润率的下滑是一个长期大趋势。所谓减税,所谓制度改革,也不过是延缓其衰落的过程罢了,夕阳不会从西边重新升起的。

真正的蓝海机会在高科技制造业,外国商人们看的很清楚。

一来是市场,今天的全球最大商品市场已经不是在美国了,除非美国的制造业成本比中国极大便宜,否则都没必要和市场作对,“快速反应”和“成本”同样重要。

二来是产业链积累,包括物流基础设施、硬件的生产线和庞大的工程师队伍。尤其是后者,东南亚的积累目前还是零,而美国的白领薪酬是中国的8倍左右,竞争力的优劣一目了然。

最近几年,我们常常看到一个颇为魔幻的现象,传统行业的小老板们都纷纷放弃了实业,卖掉厂房移民海外,但是高科技行业的留学生们都在风投的追捧下,坐上飞机回国创业。

事实上,就四大支柱方向来说,IT和新能源是我国目前发展形势最明朗的,也是业界投资最为积极的。

比如新能源汽车,我国在规划中明确提出,要通过大力度的财政补贴,到2020年实现当年产销200万辆以上,累计产销超过500万辆。如果目标达成,按业界估计,到时中国的新能源车保有量将占到全球的70%左右。这样的压倒性规模优势,将足以培育出一个全球领先的技术体系。

也正是这样庞大的规模,才使得我国的新能源车电池拥有了全球最多元化的技术生存土壤,像比亚迪的磷酸铁锂电池,宁德时代(CATL)的三元锂电池,珠海银隆的钛酸锂电池,百花齐放。你说为什么格力的董小姐一直苦苦追逐珠海银隆,宁愿拉上隔壁老王也不愿意放手呢?还不是看到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巨大可能性。

在补贴政策下,中国虽然涌现出了一百多家新能源电池厂家,但是大多为凑热闹的,真正拥有顶尖技术的不过两三家。随着规模和技术差距的扩大,强者恒强是必然的规律,最终一定会跑出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龙头。

这个结局在数年前的太阳能产业中已经看得很清晰。2016年,全球前6大太阳能模板制造商中,5家为中国企业,基本上主宰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

这种趋势,也很有可能在新能源车,以及相当多的高科技制造业中被复制。他们共同推动了中国第四波的制造业浪潮!

你只有站在这个浪潮上,才能感受到其澎湃的力量,而不是那种感觉要被淹没的窒息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